结构大变革时期中国就业的新现象新规律新趋势

结构大变革时期中国就业的新现象新规律新趋势

时间:2020-03-26 11:4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记者张君荣)9月21日,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会在京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是“结构大变革时期中国就业的新现象、新规律、新趋势”。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杨瑞龙,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山西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黄桂田,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副所长、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闫衍,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赖德胜,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教授丁守海等专家学者出席了论坛。

  论坛第一单元由杨瑞龙主持。丁守海代表论坛课题组发布了论坛主报告《结构大变革时期中国就业的新现象、新规律、新趋势》。报告提出,2019年以来中国就业形势一改过去四平八稳的局面而变得扑朔迷离,调查失业率两次攀上5.3%却又很快回落,风险因素闪现闪离。需要用警惕看待当前就业,可以说稳中有变、变中有忧。

  报告认为,中国就业问题主要是局部性的,包括六个维度。一是从行业角度看,受多种因素影响,汽车、电子通信、纺织等六大制造业,以及建筑、房地产、信息服务业等就业问题比较突出。二是从地区角度看,东北和京津冀地区就业形势最为吃紧。三是从所有制角度看,民营经济遇到较大的困境,就业增长大幅放缓,就业景气度降低。四是从企业规模角度看,小微企业形势低迷,就业海绵功能弱化。五是从就业形式角度看,双创企业倒闭潮使自雇佣就业人数增长乏力;严格的城市管理体制使传统形式的灵活就业人数大幅下降,新就业形态能否及时补充还需时间检验。六是从劳动群体角度看,大学生就业压力创新高,但已接近洪峰尾期;20—29岁青年人失业问题最严重,特别是20—24岁尤甚;另外就是初中学历者。

  报告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内将有多重因素冲击中国就业,其中既有以技术进步为代表的长期的趋势性因素,也有以贸易战为代表的短期性因素,二者叠加交织,使就业形势的演变更加复杂。

  第一个风险点是中美贸易摩擦升级,这是短期的最大风险。贸易摩擦对中国就业的影响很可能是非线性非均衡的:一开始,由于加征关税的商品种类并不集中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再加上加征的幅度小,对就业的影响不是很明显;一旦美国将火力转向劳动密集型行业并持续抬升关税,达到一定临界点时,不排除某些行业在局部地区突然引爆失业风险的可能性。现在最需要防范的是风险的集中释放。

  在对美出口的行业大类中,通用设备制造业等九个行业要格外关注,它们占对美出口行业直接从业人员的70%以上。对这些行业来说,引爆失业风险的关税加征临界幅度是略低于25%的水平。进一步测算表明,目前通用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金属制品业、橡胶和塑料制品业可能已触及失业风险点,有近500万直接从事对美出口的生产人员。

  从地域分布看,对美出口的通用设备制造业典型地分布在:江苏无锡、常州,山东青岛、临沂,浙江温州、宁波等地;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典型地分布在:江苏苏州、常州,山东济南,广东佛山、东莞等地;金属制品业典型地分布在:浙江金华,江苏无锡、常州,广东佛山、东莞等地;橡胶和塑料制品业典型地分布在:浙江宁波、台州、温州,广东佛山、东莞等地。

  上述地方应加强预警,做好相关行业的风险防范工作。

  第二个风险点是企业亏损正在深化。如果继续下去,可能会引发企业倒闭潮,特别是弱质民营中小企业的倒闭潮,把劳动力集中抛向市场。

  第三个风险点是当下的工业经营困境可能进一步传导到生产性服务业,后者对工业景气度高度敏感。而仓储物流、信息传输、IT等行业不仅吸纳大量劳动力,很多还是高质量就业岗位,受冲击的不仅是就业数量还有就业质量。

  第四个风险点是技术进步吞噬就业。这是一个长期因素。多项指标显示中国技术进步可能正在越过一个阈值而加速排斥劳动力,这在制造业中非常明显。

  第五个风险点是不断攀升的财政压力使政府进行直接的就业干预能力受限,政府在赤字财政和就业干预之间要做出更艰难的选择。